為何會有三國?三國前世的因果循環又是如何?


三國因(1)

焚怨詞被攝地府 剖冤獄得樹皇基 擾擾勞生待足,何時知足。據見隨家豐儉,便堪龜縮。 得意濃時,休進步。須防世事,多反覆。枉教人,白了少年頭,空碌碌。 誰不願千鍾粟,五行不足。只般題目。枉使心機閑計較。 兒孫自有兒孫福。何須採藥作蓬萊,宜寡慾。

調寄滿江紅

世事屈事萬千千 欲覓長梯問老天 休怪老天公道少 生生世世宿姻緣
 
話說東漢桓帝時,蜀郡益州有一秀才,覆姓司馬,名藐字重湘。姿性聰明,一覽十行,過目成誦。登年八歲挺筆成文,本郡舉應神童,因出言不遜,充突試官不第,後悔恨無及唯勤讀。外事不預,雙親死廬墓六年。人稱其孝,鄉推孝廉。其科試都為有勢者奪去。悒悒不樂。自靈帝光和元年,賣官鬻爵,大九卿小九卿,內翰等官。照品各有定例。欲為三公者價十萬。崔烈入錢三萬,為司徒少卿,謝恩日,靈帝頓足懊恨道,好個官可惜賤賣了,重湘家貧淹滯,至五十歲不得出身,屈于人下,至光和五年,復科試不利,見萬紫千紅,因成怨詞一篇,其略曰:

天生我才兮,豈無用之,豪然自高兮,奈此數何, 五行不遇兮,因跡蓬披,紛紛金紫兮,彼何斯, 胸無一物兮,囊有餘資,富者乘雲兮,貧者墜泥, 賢愚倒顛兮,是雄為雌。世變華民兮,俾我所欺, 天道何知兮,將有所私, 欲剖衷曲兮,悲淚淋漓。

寫畢餘情未絕,再諷八句,詩云:

得失與窮通,前生皆注定,問彼注定時,何不判好佞
善士常沉埋,凶人得自恣,我作閻羅王,世事改端正

詞成復朗吟數遍,猛然怒起把詩焚了,叫道老天老天,我司馬藐平生硬直,並沒有循私,若提我到陰司,我亦理正,終日呼怨不已。 那知有值日遊神,察人間善惡,把他怨詞奏知玉帝,玉帝大怒道,世間爵祿早晏,富貴貧賤,悉關三代積德,氣運宜然,憑他說賢者居上,愚者居下,有才顯爵,無才黜退,天下太平,江山永無更變,迂儒不知自檢,反疑天道有私,宜付下界犁舌獄以警妄謗。

太白金星出班奏道,重湘出言無忌,必定高才,乞諒之。

玉帝道:他欲作閻王,把世事改正,甚是妄謗,閻王豈凡夫做的麼,陰司案積如山,他怎麼本事,能一一改正得來。

金星再奏道,重湘口出大言,必是高才,若遽加罪,必不肯伏,不如陰司滯獄未決者,著他剖判,如斷的公,將功贖罪,如不公,明正其罪,當無辭也。

玉帝曰:善。遂命金星齎詔,詣陰司准司馬藐權借王位,只限一夜六個時辰,容他折獄,若斷的,來生注他富貴,若斷不的,永禁酆都,不得轉世。

閻君得旨,即令鬼使拘到冥府聽政折獄不提。

且說重湘日夜將怨詞焚于燈下。呼詈無休,是夜明燭獨坐,忽二鬼使,狀貌獰惡,至前曰:冥府奉追。藐大驚,方欲辭避,一人執其衣,一人挽其帶,驅之出門,足不停地,須臾已至。見大官府,若世間省臺之狀,其額書森羅殿三字,二鬼使拘藐入門,遙望殿上有王者,戴冕旒衣蟒袍,據案而坐。二鬼使令藐伏於階下,即稟曰,奉命追司馬藐已至。 那閻王厲聲曰:爾讀儒書,不知自檢,敢為狂詞謗我麼。

重湘答道:大王乃陰司之主,掌死生之權,注福祿之分,把勢力壓我窮秀才,須要公平理論。

閻君道:寡人忝為陰司之主,凡事皆奉天道而行,豈凡夫所曉,你如何說代我位,便能改正世事麼。

重湘道:天道以愛人為心,以勸懲為本,今看世人有慳佞者,保他財積如山,有純良者,使他手中空乏,有刻薄害人者,富貴肆其志,有忠厚持危者,喫虧致其辱,以強凌弱,恃富吞貧,上不忠于君親,下不睦于宗黨,貪財悖義,見利忘恩,天門高而九重莫知,冥府深而十殿是列,貧者則逼勒受殃,富者可夤緣免罪,惟取傷弓之鳥,海漏吞舟之魚,當罰之際不宜如是。至如藐者,一介書生,貧寒賤士。苦志力學,恭行孝弟,有什麼不合天心,使元元屈于庸流之下,不公不正,皆由閻君剖斷不明。

閻君道:天道報應,或早或遲,或報來生,或報後世,假如富人慳吝,他因前生作善;今生不種福田,來世必受惡業;貧人純良,他因前生作惡;今世隨緣作善,來世必受吉福。刻薄利己者,雖在世富貴,難免地府之苦,濟貧扶危者,雖處貧賤必獲轉世之福,此定然之理,復何疑焉。

重湘道:若無循私,家家許愿,求生焚財免死。

閻君大笑道:真迂儒也,安有愿可許乎,貧賤許愿即富貴,竇氏不必棄買臣;孤貧許愿即生子,顏路何須哭顏淵。

重湘道:此乃假公行私之言,如愿不可許,普天之下,盡日演戲設醮何也。

閻君道:天地康寧休設醮,廣眾燦爛不須燈,若許愿免死,則天子萬年矣,這是世間愚俗不知理數,反疑神明,有宗燒費冥財,甚無益也。

重湘道:尊言所云天道無私,觀持齋佈施,布衣不能蔽其體,煎粥不能充其飢,寒儒無出身門路,為善反逼勒受殃,若森羅殿讓藐權,世上那有屈事。

閻君道:善哉善哉,適玉帝有旨,令你一夜六個時辰,管事聽政折獄,斷得公,賜你來生富貴,如不公,永墜地獄,不迴人身。

重湘喜道:玉帝有旨,吾之願也。

當下閻君起身,引重湘入後殿,更衣戴了平天冠,穿蟒衣束玉帶,鬼卒打起升殿鼓,報新君登殿,掌善惡諸部,任六曹法吏判官,鬼使牛頭馬面,照班參拜畢,稟抬放告牌。

三國因(2)
重湘暗思道,天下四大部州,及五嶽四海多少怨鬼,上帝只限我六個時辰,管事不及放告,只道我無才,即喚判官道:寡人奉旨管事,只限六個時辰,恐不及放告,你可從前滯獄未結事,及難判冤情,一一查來。 判官稟道:有漢初八宗卷案,至今三百餘年,原案尚懸未決,伏乞大王定奪。

重湘取卷宗匆看卻是

一起屈殺忠良事。原告:韓信、彭越、黥布。被告:劉邦、呂氏。
一起屈死無伸事。原告:范增。被告:陳平。
一起忘恩殺命事。原告:丁公、樊噲。被告:劉邦。
一起無辜殺命事。原告:戚氏、李氏、王氏、如意、少帝、恒山王。被告:呂氏。
一起乘危逼命事。原告:項羽。被告:呂馬通、王翳、楊喜、呂勝、夏廣、楊武。
一起詭謀網殺事。原告:龍沮。被告:韓信。
一起投降莫殺事。原告:田廣。被告:韓信。
一起吞爵滅宗事。原告:劉友、劉恢。被告:呂氏、呂祿、呂產、呂台。

重湘看了,微微笑道,這樣小事,如何不能問決,該你直司吏曹,受賄沉溺,豈有不能斷決之理。遂喚值日鬼使掛牌聽審,照起逐名引到,判官高聲唱了。

一起屈殺忠良事。各犯皆跪在下,重湘先問韓信道,你先事項王,位不過郎中,言不聽,計不從,棄主投漢,一遇高祖,築臺拜將,捧轂推輪,褒封王爵,酬謝功勳,為何起反判之心。自取罪戮,今反告其主何也。

韓信道:某受漢王之恩,盡心竭力,明修棧道,暗渡陳倉;定二秦救滎陽,擄魏豹,擒趙歇,北定燕,東定齊,連下七十餘城。南敗楚兵二十萬,九里山十面埋伏,遣六將,逼項王於烏江,造下十大功勳,指望子子孫孫,世享富貴,不意漢王,得了天下 ,忘恩背義,就貶王爵,囑呂后與蕭何定計,騙某到未央宮,伏武士縛某斬之,誣某反判,夷某三族,可憐無辜受罪,迄今三百餘年,含冤未決,伏乞大王明斷。

重湘道:你為元帥,何有勇無謀,無人幫輔,被人哄騙,如縛小兒,今日卻來怨誰。

韓信道:曾有蒯通軍師,奈此人有始無終,半途而去,致某遭兒女子所詐。

重湘即命鬼使拘蒯通來審。遂問道:韓信說你有始無終,不盡軍師之職,是何道理。

通訴道:非某有始無終,不盡軍師之責,是韓信不聽忠言,自取身滅,當初韓信破齊王田廣,差某進表討假王名號,以鎮齊人,被漢王怒罵:胯下辱夫,楚尚未滅,即想王位。當時良、平在側,輕躡王足,附耳低言:用人之際,休因小失大。漢王便回嗔道,大丈夫就為君王,何用假也。遂命張良齎印封為三齊王。因此某知漢王終有疑信,必定相負,所以勸他反漢,與楚連和,三分天下。是信不從,反怪某唆他反叛,某懼罪,假作瘋魔,逃回田里,後來果有未央宮之禍,非某之罪也。

重湘問韓信道,你何不思蒯通之言,自取喪身。

韓信道:當初有一個算命先生,許復,推某五行,有七十二歲,功名極貴,壽元善終,所以不忍負背,那知夭折,只得三十二歲。

重湘即喚拘許復來,問道:韓信只有三十二歲,你奈何推他七十二歲,你做術士,今年只說明年好,明年又說後年強,妄言禍福,騙人錢鈔,可恨,可恨。

許復道:人有可延之壽,有可折之壽,香山還帶原屬餓鬼道,俟後種陰騭位至三公。韓信應該七十二歲,非某推錯,當初韓信棄楚投漢,不識道路,問一樵夫,南鄭往何條,樵夫指他前途,韓信恐後有追兵來,洩了行蹤,揮劍斬之,以滅其蹤,蹤時樵夫被殺無血,此是枉殺,有詩為證。
亡人心似箭離弦,迷津推引始能前; 有恩不報反加害,天折青春一十年。

許復道:當時蕭何三荐韓信,漢王築臺拜將,請他上座捧轂推輪,信安然受之,是享福盡矣,有詩為證。

大將登壇閫外專,一聲軍令賽皇宣, 微再得受君王拜,天折青春一十年。

許復道:古云,降者莫殺,殺之無義,有謀士酈生,說齊降漢,齊王喜與酈生飲酒,韓信妒酈生之功,乘其無備破之,齊王以酈生賣己,進烹之,信只誇自己之能,掩奪酈生下齊大功,有詩為證。

說下三齊功在前,乘機攻擊勢為先, 奪他功績覆他命,天折青春一十年。

許復道:韓信九里山十面埋伏,排下絕機陣,殺了楚兵百萬,戰將千員,屍首如山,血染成河,又逼故主,自刎烏江有詩為證。

九里山前怨氣騰,一將功成萬骨枯, 陰謀屠殺傷天理,天折青春一十年。

重湘道:你既曉得未來之機,當時何不勸他,遷善改過,免他喪身,如今怎用說了長短麼。

許復叩道請罪。

韓信又道:當時蕭何,與某為將,後又害某,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,令人心中不平。

重湘即喚鬼卒,召蕭何來問道:你何反覆無常,又荐他又害他。

何訴道:曩者,韓信抱才未遇,是某月下追回,荐於漢王,那知漢王疑忌韓信,因陳稀謀叛御駕親征,臨行囑咐娘娘,宜用心提防,娘娘密召某入宮,議他死罪,某曾代奏韓信是第一功勳,反情未彰,不可加罪,誰疑韓信。舍人謝公著,密報反狀。娘娘大怒,說某與信同謀,一體同罪,某思無奈,籌下計策,假說陳稀已破,誘信入朝稱賀,出娘娘之意,非某之罪也。
信怒道:夷族之時,卒無一言勸止,何不仁甚矣。

蕭何詞塞。

重湘即命判官錄口詞立案。

三國因(3)
再喚大梁王彭越道:你什麼冤屈,呂氏殺你。 彭越道:某代漢家,成了天下,這因漢王外征,呂后素性淫亂,問太監朝中何人美貌。太監奏道,有陳平美貌,隨駕出征,只有大梁王美貌。娘娘星夜頒旨,宣某入宮,賜宴未及三杯,欲行枕席之歡,某持法不從。娘娘大怒,喝令銅鎚打死,與皇姨呂嬃籌計,誣某反判,就夷三族,梟首洛陽,烹肉為醬,不許收埋。

呂后在傍叫屈:大王休聽彭越胡言,世間有男戲女,那有女弄男。當初是他入宮,見宮娥幼少,以言調戲,臣戲君妻,理當處斬。

越辯道:你前禁在楚軍中,慣與審食其私,又與蕭何通,稱何為愛卿,我立直無私,反受滅族,如今敢以混詞誣我麼?

呂后被他說了一遍,滿臉羞紅,唯唯低首。

重湘叱越道:難道你是枉屈,當臨到之際,那無臣子代你伸明其罪,保其三族。

越道:曾有謀士扈徹知機,潛跡懼死不諫,致某一家憤入地下,此理難容,伏乞究察。

重湘即命勾攝扈徹來審道:你奈何不盡臣職,避隱貪生,致故主遭陰人之手。

徹訴道:古云,功高之忌位極,既然呂后疑了韓信,某已知必禍于梁王,及星夜頒旨,事有嫌疑,是以懸門苦諫不從,故去。

重湘怒道:君難臣死,理所當然。況梁王死之日,閑人為之嗟嘆,你為臣子不能從主死難,又不能保其全族,苟生在世,豈不千載污名。

遂命判官立案。

再喚九江王黥布上來。

布道:某與韓、彭一體同勳,並無異志,反加屈殺。

漢王從後邊叫道:韓、彭之死,朕亦有悔,黑面賊黥布,不守臣節,慢斬天使,意圖江山,自取罪戮,如今尚敢誣告。

布道:休多言,休多言。我今堂堂與爾白之。當時某在望江樓飲酒,忽報天使頒賜酒肉醬一盂,謝恩畢嘗之,偶喫人指甲一片,心疑盤詰來使,使佯推不知,用刀挾之,方吐真情,始知大梁王之肉,向江中一吐,變成蟛蜞,是某不平,斬卻來使,漢王誣某謀反,賜下朝典取首詣京,可憐屈殺忠良,冤無所伸。

重湘聽了黥布之言,知是枉殺,便道三王果死于非命,朕實憐憫漢家天下,是你等奪得,來生可分他為三國,以報汗馬之功,喝令畫招而去。

三國因(4)
第二起,屈死無伸事。 原告范增,被告陳平,令吊牌聽審。

范增道:某事項王盡心竭力,志在吞漢,不意判臣陳平,詐行詭計,離某君臣,致楚王有夭亡。我之嘆,屈某作不忠之名。

陳平則訴道:為臣者,各事其主,各行其計,何誣我為叛。

增怒道:你前襲楚衣冠,不能盡職,其心臣漢,非判而何,平無以對。

重湘問增道:物腐而後虫生,人疑而後讒入。陳平雖智,安寧間無疑之主哉。

增訴道:項王乃硬直之主,虞子期是課媚之徒,君臣如是,烏得不惑。所許某已陳說百端,被子期推下殿階,所以才無用冤無伸,請歸骸骨,未至彭城,怒發疽死。

重湘道:子期妄言過實,是以誤國失賢,故陳平得以乘其機,閒計得以披其隙,使增尚在,則楚不亡。嗚呼,增果人傑耳,遂命畫招而去。
 
第三起,忘恩殺命事。 原告丁公、樊噲,被告,劉邦。令一干人犯聽審。

丁公哭訴道:當時漢王被困彭城,某見他龍成五彩,不忍捉殺,短兵接其急,不期立帝之後,忘背大恩,將某梟示令人心何甘。

漢王道:丁公是楚愛將,見仇忍捨,貪圖富貴,有背主之心,朕故殺之,以為後世人臣者戒。

丁公辯道:前日項伯鴻門宴上同樊噲舞劍,救你是第一不忠于楚,你不殺他,反賜姓封侯,那雍齒是楚家愛將,你素所怒,亦封為侯,獨與我結怨,何也?漢王俛首無詞。

重湘令判官立案,再喚樊噲出來。

噲道:某與漢王同門襟婿,外則君臣,內則骨肉,援城陷陣,出死入生,功為不少。方亞父嗾項莊舞劍,此時微某醮羽,則漢之為漢未可知也,一旦負背前功,令武士於軍中斬某,可見他是不義,那紀信滎陽替死,亦無半爵之贈,可見他是不仁,二者乖違何以為民之主。漢王聽了樊噲之言無詞可答。

重湘道:漢王誅戮太過,果不謬矣。喝令畫招而去。

三國因(5)
第四起,無辜殺命事。 原告戚氏、李氏、王氏等,被告呂氏。令吊牌聽審。

戚氏哭訴道:娘娘正宮,小妾偏宮,凡遊宮出漢王所幸,娘娘妒妾分他寵愛,及漢王登天後,宣妾母子入宮,將酖藥毒死如意,令宮人取針刺妾眼瞎,用瘖藥灌入喉中,斷妾四肢,拋于塗廁,號為人彘。妾母子何罪,受此異刑。

重湘聽了一遍,宮中悲酸,即令錄口詞立案。

再喚李氏講來,李氏道:妾是民間孕婦,因急帝無嗣,太后欲反劉為呂,恐元臣非議,密選民間孕婦數十近侍帝,中有生子詐稱帝嗣,不意妾生兒子,太后恐妾榮貴,宣妾入未央宮,用酖酒毒死,及惠帝崩後,立妾子為少帝。既而少帝漸長,頗知來由,畫妾形容,祀于深宮。太后大怒,將少帝幽死永巷,可憐無辜受罪,望大王憐憫。

重湘突然怒起道:呂氏牝雞晨鳴,紊亂家政,專嗜殘酷,可恨可恨。又喚王氏一發講來。

王氏道:妾與李氏共進之人,亦生子名弘,封為恆山王。及太后幽死少帝,欲立劉氏親王,又恐天下非呂氏所有,遂立妾子為後少帝,將妾毒死,以滅其蹤,未幾妾子亦知前由,呂后懼其長大報仇,暗令人以大布袋勒死,詐言恆山王醉後身亡,自古殘酷,未有如斯,說完各各相抱,啼哭不已。

重湘道:你等母子不須傷心,寡人自有主意,喝令畫招而去。
 
第五起乘危逼命事。 原告項羽,被告呂馬通等,命吊牌聽審。

先問項羽道:滅楚興漢是了韓信,反告六將何也?

項羽道:是我空有重瞳之眼,不識英雄,致他棄楚投漢,我亦無恨。呂馬通等我楚愛將,不思報主,反逼自刎。我兵敗垓下,逃命而走,不識道徑,問田夫去路,他以手指西,那田夫是我愛將夏廣,不期被他賺入死路。我仗平生本事,斬將列旗三勝之得脫重圍,走到烏江,感閔子其艤船相待,再三勸渡江東,係我不從。回首看時,追兵甚逼,那追兵是我愛將呂馬通等,諒他必念故情,有相救之意。不想此人奸險,反逼自刎,分裂肢體,爭先請功,忘君事仇,反不如一亭長。
呂馬通等應聲道:你初屠咸陽,燒秦宮室,私其財發其塚,而忍殺降王子嬰,及秦已定,自立為西楚霸王,不遵義帝威令,密令人弒之于江中,天理已去,民心已離,況我等不負于你乎。

重湘聽了,遂頷首道:項羽廢義帝,殺子嬰,犯眾怒,而失人心,大惡不得掩。呂馬通等,背故主事寇仇,忘前義而貪後貴,天理無所容,喝令畫招而去,

三國因(6)
第六起詭謀網殺事。 原告龍沮,被告韓信,今吊牌聽審。

即罵龍沮道:戰爭之際,死生無虧,你怎麼誣告?

龍沮訴道:當初韓信驅兵破齊,楚王使某將兵救齊,是信懼某饒勇不能取勝,暗令人囊沙壅水上流,佯誘某軍半渡,遂決囊水,沒某性命,百萬雄軍,盡葬魚腹,嚎哭慘天,聲聞千里,屍橫滿河川塞不流,戰無迎敵,兵不血刃,受此網殺,某心何甘。說尚未畢,楚軍紛紛啼冤,攘攘無休。

重湘撫之曰:你等不須忿怨,寡人自有良判,喝令畫招而去。
 
第七起投降莫殺事。 原告田廣,被告韓信,令吊牌聽審。

先問田廣道:韓信是漢家功臣,與你風馬牛不相及,告他怎麼?

田廣道:某是齊家宗裔,世襲王爵,因漢王與楚爭橫虎視天下,差酈生招撫投誠,某懼韓信行兵如神,即舉國歸順。誰料韓信欺君慕爵,乘某無備暗襲攻擊,將某一家同日棄巿,遂詳明漢王誇自己之能,用計捉殺,驕請三齊名號,致某國破身亡,伏乞鏡判。

重湘道:韓信殺降,自負殘忍極矣,喝令畫招而去。
 
第八起吞爵滅宗事。 原告劉友、劉恢,被告呂氏、呂祿等,令一干人犯上來。

友、恢道:當時帝平定天下,刑白馬為誓,非劉氏而王者,許天下共擊之,故封我等為列侯,既而高祖崩後,呂后嫵立諸呂,恐劉氏親王,削奪其權,許以粧奩陪嫁之資,姻聯諸王,我等不知其計,登門作婿,被擒禁鎖于幽室,水醬不許入口。呂祿等奪去王爵,誅滅劉宗,是誠何心哉。
重湘聽了大怒道:呂氏滅劉宗王,諸呂戮妃嬪,將相私食,其有五罪,人人所共怒,天理所不容。呂祿等,向無汗勞,位竊百官,是何理也。

呂祿等面如土色,良久無詞,喝令畫招而去。

三國因(7)
重湘即喚判官,將審過各犯,填明注冊,發去各州縣投胎出世。

先喚韓信道:你作十大功勞,死于非命,可往譙郡,曹嵩家出世,名操字孟德。先為漢相,後為魏王,坐許都,享漢江山之半,不肯稱帝,表你生前無叛漢之心,子受禪尊你為武帝,償生前十大功勳。

漢王仍投胎漢家為獻帝,一生被操欺侮,坐臥不安,度日如年,以報生前君負臣,來世臣負君。
呂后可往伏家,投胎為伏皇后,被操勒死,抄其三族,以報生前抄信三族。

蕭何可往楊家出世,名修,字德祖,賜你聰明智慧,官至主簿,以償三荐之恩,不合洩操軍機,被操所殺,以報賺信之謀。

又喚蒯通道:你智足謀多,非凡俗可比,可往顈川出世。姓徐名庶,字元直,為曹操軍師,仍他千般任用,你終身不設一計,以報韓信不聽忠言。

再喚許復道:你生前神術,今生還你神術,可往華家出世,名佗,字元化,以神醫治操,被他錯殺,以報生前誤韓信之機。

又喚謝公著過來道:你可往山村出世,姓呂名伯奢,因曹操投你家借宿,一家緘口不言,被曹操誤殺,以報為僕背主之恨。

再喚九江王黥布道:你何往江東孫堅投胎,名權字仲謀,先稱王,後稱帝。坐鎮九郡八十一州之貴,以報汗馬之功。

又喚大梁王彭越道:你可往涿郡樓桑村,劉弘家投胎,名備,字玄德,萬人稱仁,千人稱德,先稱漢中王,後承漢統。表你之忠也。

再喚呂嬃道:你不合助呂氏為非,如翼虎生風,誣彭越謀反殺之已屈,尚且烹肉為醬,此心太毒,貶你山村為獵戶劉安之妻,被夫所殺,烹肉為羹,以享劉備,以報唆呂氏之恨。

彭越道:此冤雖報,但西蜀一隅,安寧敵吳魏乎。

重湘道:我判幾人輔你,遂喚扈徹道,你能逆料未來之機,以為身後之憂.則智為有餘矣,可往襄陽龐家出世名統,字士元,號鳳雛先生,為劉備右臂,後日落鳳坡代主死難,以贖生前坐視不救。

又喚范增道:你生前明天達地,屢出奇計,真王佐之才,發在瑯琊投胎,姓諸葛名亮,字孔明,號臥龍先生,為劉備左臂,鞠躬盡瘁,前後出師,以顯生前無叛楚之心,出將入相,六出祁山,七擒孟獲,以顯生前作不了之功。

再喚陳平道:你生前聰明蓋世,今生賜你幼畢春秋,姓周名瑜,字公謹,輔佐東吳,被孔明氣死巴丘,因前生你屈他不終于楚,他今生屈你不終于吳。

又喚虞子期道:你出世姓馬名謖,字幼常,為劉備部將,因失守街亭,被孔明揮淚所斬,你前生妄言過實,誤他終身,亦是為國家公事,他今生斬你所以揮淚。

再喚樊噲道:你可往范陽投胎,姓張名飛,字翼德;項羽可往河東出世,姓關名羽,字雲長,賜你二人有萬夫不當之勇,與劉備桃園結義,共立皇基。黑駒見主投江自甘躍死,可出世為赤兔馬,助羽成功。項羽因前廢義帝,殺子嬰,今將義帝出世,姓呂名蒙,字子明;子嬰出世,姓陸名遜,字伯言,你二人為東吳名將,同謀設計,取荊州之城池,以解生前之恨。

項羽道:大王鏡判,我亦無辭,但我二將周蘭、桓楚臨死不叛,同我陣亡,無厘毫之報,吾何忍捨。

重湘即遣鬼使喚來道:你二人沒世不忘故主,名載青史可敬可羨,周蘭出世為周倉,桓楚出世為關平,輔佐關羽顯你之忠也;項羽不辱太公,不污呂后,樊噲正直功臣, 並無諂媚,來生死後為神。

又喚項伯道:你背親向疏,可出世作顏良;又喚雍齒道:你忘君慕爵,可出世為文醜,你二人被關羽所斬,以雪生前之恨。呂馬通出世為蔡陽、楊喜出世為卞喜、王翳出世為王植、呂勝為韓福、夏廣為孔秀、楊武為秦琪,被關羽過五關斬六將,以報逼死烏江之恨。

喚丁公道:你見仇縱捨,誠背主之心,當注定兇死,但朕念你前生被漢王已斬,姑免死地,可往泰山于家投胎,名禁,字文則,後日水淹七軍,被關羽禁獲大牢,以戒縱使慕爵之罪。

又喚閔子其道:你有救渡之心,悔項羽不聽致他自刎,但此恩當報,可往馬邑出世,姓張名遼,字文遠,白門樓操欲殺你,感關羽一膝勸止,以酬艤勸渡之恩。

喚紀信道:你滎陽替死,未受褒封,發你常山趙家出世,名雲,字子龍,為蜀名將,百戰百勝,壽元八十二,無病善終,以報生前之苦。

再喚戚氏為劉備正宮,如意為阿斗,安享四十餘年帝業,李氏為曹操正宮,少帝為曹丕篡漢江山,自尊為魏文帝,王氏為孫權正宮,恒山王為會稽王孫亮,享漢山河,以報你等母子生前之苦。

又喚龍沮道:你往茂陵馬家投胎,名超,字孟起。被溺楚軍,盡發西涼出世,賜你等個個饒勇,後日助馬超破曹操于潼關,殺他割鬚棄袍,以報囊沙壅水之仇。

喚田廣過來道:你出世姓張名闈,方三國世亂,你為劫賊夜出晝伏,遇操父親投宿,殺他一家十二口,以報冒功請爵之恨。喚劉友、劉恢道:你二人是漢家世裔,來生不可背祖,劉友為劉表,字景升,承漢基業,坐荊州牧尊成武侯;劉恢為劉璋字季玉,鎮西川四十一州之貴,自稱振威侯,因前生呂氏剪你王爵,今生還你王爵,遂大呼道:呂祿、呂產、呂台等無功受爵謀滅劉宗,狼心太毒,無論少長,盡發三國為戰馬,受諸將騎坐,以還前生之債。

重湘一一判斷,冤鬼無不嘆服,遂自想道當時韓信未遇,有一漂母飯信,奈何無報,即命喚來道,你往陳留郡蔡邕家為女子,名琰字文姬,他日遠適胡邦,得操千金贖回,以報一飯之恩。

又令判官查詳,如有將士屈死,反抱才抑鬱者,有恩無報,有怨無伸,許他陳訴,盡發三國投胎出世,再有僥心負義,陰謀殺害者,俱發三國為戰馬。

判官稟報,有楚項梁被秦三將章邯、董翳、司馬欣刺殺,迄今冤魂相跟,伏乞判斷。

重湘即喚項梁出世,姓姜名維字伯約,賜他帷幄運籌決勝千里;章邯出世為鍾會;董翳出世為鄧艾,司馬欣出世為鄧忠,被姜維一計害三賢,以報生前之仇。

三國因(8)
發落已完,忽雞三唱,而更五點矣。 重湘遂退殿,卸了冠冕,依然是秀士,將券宗遞與閻君,並十殿一齊看閱,俱各稱服,替他轉呈上界,候旨定奪不題。

卻說重湘方與閻君分賓主而坐,忽外面一鬼,高聲叫道:新君折獄四大部州,個個嘆服,某有一件為子殺父事,伏乞決斷。重湘令拘來問道:你是何鬼?答云秦文信侯,呂不韋也。問曰:何滯獄于今?答云:子絕父倫,情理莫容,故鬼魂相跟迄今未決,伏望怜憫。

重湘道:玉旨只限我六個時辰管事,于今天明,宜歸陽世,但旨意未下,故延少待時,理合閻君自判,當下閻君固辭者再,重湘方就命,即喚不韋等犯引到聽審。

不韋道:當時秦太子異人質于趙,困不得志,某心憐之,遂棄百兩家資,代他西遊立之為嗣,他許天下共我,所以計娶朱姬,居而有娠,以獻異人,五月而生子,政然則異人之子,亦某之子,天下亦某之天下,已而貴為天子,封某為文信侯,誠亦過望,及異人崩後,朱姬心淫不止,令某進嫪毐與通,逆子始皇罪咎于某,遂賜酖酒毒死, 子絕父倫,天理何容。

始皇在傍無詞可答,嫪毐證道:秦皇少時,不韋常與朱后私通,及長,不韋恐禍及己,故遺禍于某,給某假宦者進入內宮,未幾事洩,某家族同日棄市,可憐冤無所伸,望王明察。

重湘道:不韋設奇計救異人,功亦不少,來生可出世為呂布,字奉先,賜你英勇無雙。又喚始皇道:不韋雖犯死罪,須念救你父大功,你亦他半子,奚可絕倫,可出世姓董名卓,字仲穎,弄漢江山,以報漢家奪你天下,與呂布義為父子,被他刺殺,以報輪迴之冤。嫪毐雖犯私通之律,罪在不韋,可出世姓王名允,官至大司徒,以報滅族之苦。朱后心淫不止,玷辱秦綱,貶在王允家侍為侍婢,名曰貂蟬。再喚嫪毐道:你將貂蟬先獻呂布,後獻董卓,使他父子絕倫,以報遺禍之恨,發落已畢,曙色尚然未罷。

閻君起身讚道:司馬君片言折獄,果報不爽,真奇才也。但不韋等,雖轉世之報冤,生前各有狼心,註定兇死。

話分兩頭,重湘原先將卷宗遞與閻君,閻君代他轉呈上界,玉帝接著不知如何判斷,只看卷宗上寫是

審得楚漢當英雄蜂起之秋,至漢家定鼎之日,雖無爵祿以榮身,而孰知悉以累身,悲夫兔死狗烹,鳥盡弓藏,中間不知作多少機關,造多少冤獄,回頭一想,著甚來由,故作忠國家之含冤,即為拔天子之權操,救度堅貞,橫禍驟君,承統踐祚,義重仁人,辨肉醬而斬來使,賜死當日,鎮江東而享富貴,欽名百世,臥龍之智自高,鳳雛之才不苟,天道福善禍淫,點滴無差,制人者將為人制,殺人者還須殺身,一統之江山,不足三分之天下奚辭。

玉帝看畢,遂讚道:三百年滯獄,虧他六個時辰判決,正直無私,果報不爽,今生受屈不遇,來世當賜王位,改名不改姓,名懿,字仲達,出將入相,傳位子孫,併吞三國,國號曰晉。

曹操雖韓信之報冤,但欺君殺后有甚,許司馬氏之後,欺凌曹氏之子孫,以警世人不敢為奸,玉旨頒下,准如判發,閻君備酒送行,重湘固辭不肯,竟領一杯即起,閻君遣二使送歸陽世,忽然醒來,乃一夢也,及旦具述其事,留傳世間,有詩為證:

半日閻羅判分明,冤冤相報氣須平; 勸人休作虧心事,禍福在前人自迎。

讀者如欲稽考歷史上人生斯世,為善者昌,作惡者殃,善惡之報,如影隨行,點滴無差,請閱三國志演義,便知善惡到頭終有報,只曾來早與來遲,慎之慎之。

三國因終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娛樂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